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懒虫一条,所以我的博客我作主!走自己的路,我就是我的皇帝,让别人说别人的去吧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会等你在有你的地方——记白羊座贵鬼  

2017-05-29 21:39:13|  分类: 圣斗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A.E的夺目光芒,让贵鬼一阵晕眩。 他看了看前边的紫龙,再看了看身边的不动。沉静的面容,让他莫名的有些恍惚。
先生,当年你在冥界深处化为大地上那生命的光辉时,是不是也像我这般,无欲无求,只是竭尽全力地提升自己的小宇宙,以一个战士的名义,战斗到生命燃烧殆尽的最后一刻?现在我终于能够明白,圣斗士的信仰,和,白羊座的羁绊。
剪不断的牵挂,与执着的等待。
(一)转瞬间一切笑语都成冢,独留我孑身空守。
嘉米尔高原,穆公馆。
贵鬼站在山巅之上,望着苍茫的天地,裸露的岩石。身边,是他小小的徒弟,罗喜。
穆先生,当年紫龙来这里时,你对他说,公馆灌注了你的生命。
我当时不信。可现在,我深信不疑。因为公馆已经陈旧,丝丝裂缝让它显得苍老。
是你的离去让它悲伤,让它摇摇欲坠。
贵鬼这样想着,拽紧了身上的披风。
是的。嘉米尔一年四季都像是冬天,毫无变化,满目荒凉。猎猎西风,像声嘶力竭的哭嚎。他开始想念雅典的季节,下雨的时候,会有蒙蒙细雨扑打在他的脸上,像先生的淡紫色长发,痒痒的,好舒服。
他清晰的记得记得小时候先生抱着他时,柔美的长发拂过他的脸庞,痒得他咯咯地笑。就如回忆中的细雨,先生总是淡淡地笑着,望着他的眼神却是温柔又宠溺。那样毫无波澜的眼眸,只有看着自己时,才会泛起涟漪。他还记得有一次,自己偷偷地望向先生碧潭般的眼睛。那里面不仅有温柔,还有——怅然,不甘,希冀。当时,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的幻觉,因为眨眼的瞬间,后面的种种情绪都已消失不见。
吾师,你在那一片灵魂深处,过得,还好吗?
风吹过,漫成殇。
“先生……”
他打了个冷战,随即想起了那从十二座宫殿深处高高升起的流星。光芒璀璨,好像太阳的光芒,让他温暖如春,可又刺得他眼睛生疼。以及心底,被那光芒牵扯出的撕心裂肺的疼。可是如今,十多年过去了,那种痛漫漫滋长,有增无减。
他已记不清,自己是如何在冥界之战后,拖着小小的,满是伤痕的脆弱躯体回到他的家。
公馆依旧,物是人非。
“先生,如今没有了你,我该怎么办?“当时,只有8岁的他恍惚的回到嘉米尔,无力地质问着石塔顶上那摇曳着的,快熄灭了的淡淡烛光。
就在一年前他还问过穆,说,先生先生,对着自己的星座许愿,真的能实现自己的愿望?他的穆先生从来不骗人,他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先生那时是微笑地点头。
许下的愿望……是么?
他从没有感到这般无力,嘴角扯了扯,苦笑。
那是很简单的一个愿望,却难以实现,难以磨灭。他清清楚楚的记得,当时自己所有的话。他一字一顿地说,贵鬼要永远和先生在一起,永远在一起!
永远在一起,是圣斗士一个难以企及的梦想。
“那时,我就应该读懂先生眼里的悲伤,就不会,这么轻易放手……”
他不禁暗自悔恨。
他害怕失去先生,所以每每对先生留有一丝不舍的时候,都要狠下心来,把血淋淋的事实——先生不是他的亲人这句话回想千万次。心中犹如刀割。然而这种想法,让他时时觉得愧疚。
因为他知道,他敬爱的先生从来没有这么想。他甚至比血肉之亲更温和,更对自己呵护万千。
他仍然眷恋那温暖的怀抱。在群星璀璨,却可以轻易看见自己与先生的守护星座的嘉米尔石塔中,他每天晚上都会光着小小的脚,无助的抱着枕头站在铺床的先生身边。等着先生微笑点头说好,那时他觉得内心的满足比吃到最喜欢的糖果还要高兴。
偎在先生怀里,是他一天中最期待的事。他一直认为,先生会看着他长大变强,自负的认为,终有一日,他会保护先生。他一直觉得,先生不是适合做战士的人, 当自己瘦弱的肩膀真正成为了他的继承的时候,他会让先生坐在羊卓雍措的湖水边,让他看着格桑花微笑。
不要再痛苦,不要再悲伤。
不要再流泪,不要再受伤。
愿望还没来得及实现,就已被现实击得粉碎。
他奔赴死地。
留下他,悲莫悲兮永别离。
他唯一爱做的事情,就是在晚上仰望星空,凝视着白羊座。还记得当初回公馆,他独自一人站在穆公馆的窗前,呆呆地凝望着天空,漆黑如墨。只有天上的繁星,为帕米尔增添一点夜间的光明。
一点亮光飞来,像一颗毛绒球。上面是他熟悉的气息。
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,不自觉地伸出双手。那颗“毛绒球”萦绕着公馆飞舞,最后慢慢地,停在他手心上。
那是先生残留的小宇宙。它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。他似乎又看到了先生,看到了他柔美的淡紫色长发,看到了他睿智的翡翠色眼眸,听到了他的殷殷叮咛:贵鬼,不要再调皮了,照顾好自己。
你终究会成长。成为一个男子汉,就如你所期待的那样,在湛蓝的天空下,如展翅的雄鹰一般自由翱翔。
他甚至看到先生嘴角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,笑得温柔。
他感觉到先生就在自己身边,因为刚刚发丝拂过脸庞的感觉是那么真切。他伸手去抓,却只抓住了冰冷的空气。
他眨眨眼,眼前仍是空旷的帕米尔高原,却不见那抹温馨的淡紫色身影。
只是仍旧感受掌心,先生那残留的小宇宙散发着温暖的光。
“先生,我明白了……”贵鬼垂下了眼帘。随后,先生残留的小宇宙缓缓飞离了他的手掌,向塔尖飞去。最后飞向天空,融入了白羊座的星辰。贵鬼痴痴地看着白羊座,白羊座的光芒好温柔,像先生温暖的笑。
他的泪水一下子流了下来。
穆先生,你放心。贵鬼会照顾好自己。我答应您,和您所期待的一切。
“贵鬼大人……”罗喜软软的呼唤让他回过神来。“啊?罗喜,走吧。”他有些失神,望了一眼光牙等人消失的方向,牵起罗喜的手,就着夕阳的余晖,向穆公馆走去。
先生,当年你离去,我几乎想追随你而去。前一刻还是欢声笑语,转瞬间永远消散。可是我不能,我还没有完成当年所立下的誓言,作为白羊座战士的使命。
所以我走下去。像你当年一样,我也有了一个小小的附加,她比我小时候懂事,刚5岁就努力自己一人取回星辰砂。可当年的我是那么调皮,连吃饭都要您三番四次的呼唤我。
现在才知道,我当年给您添了不少麻烦。可我从未见过您有不耐烦的神色,对我总是和蔼可亲。
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也束起了长发,也学会了坚强与守望,内心却总有澎湃的激情,可被我硬生生压制。看到我束发的淡紫色蝴蝶结了吗?那是罗喜的小恶作剧呢,小孩子的游戏。
可是,戴着它,就好像您一直陪在我身边,从未远离。
真的,从未远离呢。
所以白羊座一代一代的羁绊,我深信不疑。
(二)我张开双手,星辰陨没长河,我为你继续你的执着。
看着身旁罗喜稚嫩的睡颜,贵鬼温柔一笑,随即想到了什么,心下一片黯然。
小小年纪的她,知道马尔斯以及全部的一切。自己像她这般大时,只会想方设法偷懒,逃避先生布置的任务。那时他不知道先生是身负使命的黄金圣斗士,先生用念力他司空见惯,却不知道,不是哪个圣斗士都像先生这般厉害。
还记得他第一次和先生来到位于希腊圣域的十二宫之首的白羊宫时,白羊宫壮丽恢弘。让他目瞪口呆。更主要的是,它是圣域第一宫,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贵鬼那时不明白,先生的气质明明那么优雅,怎么看怎么像世外高人,像沙加大人似的,十指不沾阳春水一样。可是他的手握得住细细的星辰砂,修得好保护圣斗士性命的圣衣,懂得教青铜少年领悟第七感,翡翠色的眼眸中,目送青铜少年的目光中有深深的担忧。那是他第一次看见那么深的担忧,流露出的情感几乎将他淹没。
当时的他只有7、8岁,尽管在嘉米尔的晚上,他听先生讲圣战,讲圣域,讲沉睡于星楼的师公,前教皇白羊座史昂。但年幼的他不懂,什么是爱与和平,先生却解释说,他是为大地的爱与和平而战。
在他心中,先生是触不可及的存在,优秀的人,就是像先生这样。
从那时起,他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成为像先生一样的人。所以,看到那个中箭的“姐姐”躺在白羊宫门口,伤口因为鲜血,而洇染着一圈圈的殷红时,他不自觉地脱下上衣,为她遮挡倾泄而下的大雨。不是因为后来他才从先生口中了解到她是雅典娜,只因为他小小的心里充满了怜惜,先生曾告诉过他,要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。
不顾冰凉的雨点狠狠地砸上后背,不顾瑟瑟的凉风吹的身体发颤,他只专注于那个“姐姐”。刚才先生的话让他惊恐。先生说,圣斗士最重要的使命是为保护雅典娜而战。那一刻他看见了先生眼底深处的温柔,听出了平静的声音后,无可撼动的坚决。
他忽然感到恐惧。先生有一天是否也会牺牲?尽管现在,他正听着先生的谆谆教诲,可他怕,怕眼前这一切转瞬间成了幻影。
他不自觉地往先生身边靠去,感觉到的,只是冰冷的黄金圣衣。先生看了看他,燃烧起小宇宙,用一只手臂揽着他。他顿时感到丝丝缕缕的温暖萦绕全身,暖到骨髓。
那时,他有一种错觉。先生和他一直在嘉米尔,日子一如从前。他仍是那个调皮捣蛋的小男孩,圣域,圣战,对于他来说都只是一个遥远的存在。他的世界里,只有先生,以及嘉米尔屹立的公馆是真实的。
曾经,他不知道先生为何只教他瞬移。他曾看到绽放在先生手中璀璨的星光,美得惊心动魄;他曾看到一块巨石,被先生轻轻一触碰就碎裂成粉末。
先生说,这叫星光灭绝,足以让人毙命。他不信。最终的圣战之前,他从未看到美丽的星光能杀人,他只在生日时,看到先生微笑着打出一片星光,群星闪烁。
后来……十二宫之战结束,北欧之战结束,拉开了海皇之战的续篇。他没有陪在先生身边,而是以白羊座附加的身份,将天秤座圣衣送到青铜少年们手中,亲眼看到支撑大洋的支柱在自己的帮助下变得粉碎。他小小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快乐,心中反复默念的只有一句话:我终于像先生一样了,可以为保护雅典娜姐姐做些事情了!我也要成为保护雅典娜姐姐的黄金圣斗士!
白羊座的附加,注定要经受很多考验。他虽然参加圣战,毕竟只有8岁,还是个成长的孩童。
要有多坚强的心,才会任凭艾尔扎克的脚狠狠地踩踏着他柔弱的背脊,却仍将圣衣箱抱得牢牢。痛苦的呼喊在风中回荡,千言万语只凝成一句:我要是松了手,会被穆先生骂的!
没有赞誉,却还是将光荣握得牢牢,透着倔强。
那一刻的感觉,就好像小时候,他不肯放开先生的手掌。先生怎么哄骗,他只是咬唇摇头,最后只剩下先生轻轻的苦笑。
给予他温暖的人已长眠于地下,他稚弱的肩膀早早地继承了先生的战场和悲伤。
这几年,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呢。先生走得那么突然,瞬移和念力他都是浅尝辄止。
他翻遍了师公和先生的笔记,一改往日的调皮,他变得沉静温和。他会一天不吃饭,只为练好先生的绝技——星光灭绝,他会一天不喝水,为白羊座的星屑旋转努力,他也会一天不休息,练习自己跳跃维度空间的超高度念力。
他相信,自己终会一天天长大,像先生一样坚强无畏,保护他人。
先生,现在我不疑,星光是正义璀璨的光芒。当年,我可是看您用星光灭绝亲手打败迪斯马斯克和阿布罗狄,让他们像星辰一样消散的呢……
躲在白羊宫的石柱子后面,他看到先生因为小宇宙,长发翻飞。好像下一刻,先生就会羽化成仙,飘飘然乘风而去。
恐惧,就在那时没来由的加深。没有什么时刻,那么怕失去先生。
就在那一晚,他终于知道,全力挽留的,是失去最快的。就如银星沙握在手心的触觉一般,可以感知它从手中滑落,却没有力气阻止它的流失。
他渐渐地长成一个英俊的少年。在勤学苦练了多少日日夜夜后,他得到了白羊座黄金圣衣的认可。
初次穿上圣衣时,他似乎感受到了先生的体温,是他熟悉的温度。洁白的披风,在风中飒飒作响。在那时,他本已干涸的眼眶竟然感到了湿润,咸涩的液体再次涌出眼眶。
是什么时候开始蜕变的呢……
十多年前,他在白羊宫门前,看着背对着他修圣衣的先生。他问,穆先生,每次修完圣衣后,我总感觉,您真的好疲惫。
先生略略停下手中的活儿,回头对他慈爱一笑,说修圣衣就是在保护圣斗士的命,这也是一种战斗。
十多年后,在他为光牙等人修圣衣时,他终于明白了先生当年的话。所以在面对迪奥内的挑衅时,依旧那么淡然从容,仿佛事不关己。
是先生给了我力量呢。贵鬼常常这么想。
“我是一名圣衣修复师,但在那之前,我还是雅典娜的圣斗士。”等离子长鞭在他眼中简直是小孩的戏耍。他只需找出暗黑铠甲的破绽,将它一举粉碎。
他终是张开了双手,爆发了愤怒的小宇宙。在他张开双手的那瞬间,光芒中好像有穆先生的影子。一样的执着,一样的坚定。
罗喜,他的小小徒弟,在目送光牙等人远去后,看到了穆。眼神是一贯的沉静安详,没有肉体的虚体站在他的身后。她“啊!”的一声轻叫,让贵鬼回过神,微微一笑:“罗喜,怎么了?”“贵鬼大人,刚才……刚才你身后有个穿着黄金圣衣的,紫色头发的人。”
“是吗?”贵鬼倒是波澜不惊。他习惯了将情绪隐藏,习惯了戴上精巧的笑容面具。其实他心里已是掀起惊涛骇浪,可表面异常的平静。他觉得这种转变很幸福,因为他总感觉,先生就在他身边。
那是因为我所有的转变,只是为了你,我的恩师,白羊座黄金圣斗士,穆……先生……
光芒中,他想起了罗喜。要说唯一放心不下的,只有罗喜。
虽说她懂事,可她毕竟才5岁。比他失去先生时还要小的年纪,她要怎样,才能经得住失去唯一亲人的悲痛?
罗喜,对不起……贵鬼大人要先走一步了,圣战结束后,回公馆吧。我相信那里是你心中的家。
傻孩子,你一定会在公馆等我的是不是?
我也曾像你一样,固执的在塔里等着你说的那个紫色头发的人归来。我等了十几年了,我厌倦了。我想,我是时候去找他了。
为自己的使命,为曾经的誓言,为我作为圣斗士的一生,为我那短暂却辉煌,一如穆先生一样的生命。
其实罗喜,你注定要失去。这只是时间问题。这是战士的命中注定,不要哭泣,不要伤悲,只是要记得,作为无上荣光的白羊座战士,你最是值得为你的老师骄傲。
就像当年的我的恩师,穆先生嘱咐的那样,我希望你沿着你的路向前走,不要回头,希望你拥有即使知道命运的悲哀也要坚强的勇气,骄傲的,不羁的飞翔。这,也算是最深的希冀了吧。
我祝福你,我小小的徒弟,幼小的白羊座继承人,5岁的罗喜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